欢迎来到广州某某木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主页 > mg电子摆脱游戏 >

沂蒙路:一首悠长的歌谣

日期:2019/03/28 10:30

2-1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国营临沂百货大楼(百货二店),这里曾是人们的购物天堂。

2-2

长长的沂蒙路上,寄寓了人们对繁华的梦想。

沂蒙路,一条年轻而古老的路。年轻,是因为它的历史并不久远;古老,是因为它承载了太多故事,太多久远的记忆。那些或甜蜜或辛酸的过往,总会在某个时间不经意地重现眼前。 

曾是临沂商店最高档次的百货二店,曾经给人无数清凉的东方红广场 附近的那片杨树林,曾在沂蒙路与解放路交汇处路口矗立过的短命的语录碑,以及人们之间那浓得化不开的人情味儿,无不成为老临沂人心底 最深的记忆。 

在岁月的流逝中,沂蒙路的故事已渐渐唱成一首老歌,从昨天唱到今天,让人百听不厌……

曾经的绿水与杨荫

很早以前,东方红电影院和百货二店就是一段老城墙,并没有什么沂蒙路,后来城墙打开了一个缺口,才有一条小路将沂蒙路南北贯通 起来。一晃,年轻的沂蒙路也长成了历史。在这条历史并不久远的街道 上,留下了许多临沂人永难忘记的珍贵记忆。 

今年81岁的王老太,曾经在沂蒙路附近住了40多年,在她的记忆中, 沂蒙路与解放路的交汇处,“文革”时期曾建了一处纪念碑——语录碑, 足有几十米高,是很有气势的建筑。但这座建于特殊时期的语录碑终究也 未长久,仅存在了3年就被拆除,随着历史的烟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在这个语录碑东北方向的东方红商场一直是一个热闹的去处。曾在南马道巷住了30多年的贾济才先生记得,在他小时候,展览馆到东方红 影院之间是一条大路,路的两边就是市场。在路南面、护城河北面,是 一片长长的杨树林,每棵树都有一抱粗。在这片浓密的树荫下,聚集了许多说书的。他和许多小伙伴经常在绿荫下听书听得如痴如醉。

在这片柳荫中间位置,曾有一棵歪脖柳树,枝繁叶茂,像是一把伞 盖在护城河上,柳丝轻拂着护城河清清的水波。周围的孩子们经常在树 下攀援玩耍,还把这棵歪脖柳树当做跳水的平台。站在歪脖柳树上向护 城河里纵身一跳,就可以潜入河水了。时过境迁,跳水冠军没有出现一个,歪脖柳树以及那一片杨树林却已不知去向。 

在南马道巷的南头,曾有个大水产店,但人们更喜欢叫它老咸鱼铺 子。它的北面是一个肉店。此外还有一个兼卖绳索、锅碗瓢盆、道具、 农具的五金店。在东方红市场最西面,靠近沂蒙路的边上,是一个水果 店,也兼营烟酒糖茶和蔬菜等商品。这个水果店是一个带拐角的大平 房,在当时那些还比较寒酸的店铺中也算是鹤立鸡群了。 

在杨树林的西面,有一个停车场。说是停车场,其实与现在的大不一样,停靠的大多是拖拉机、三轮车、地排车以及人力车等,真正的汽车 是很少见的。同时,在这个停车场里,还可以住宿,形同一个车马店。 

沂蒙路东侧,由水果店继续北行,还有铁皮组、花圈组、朝阳旅社、 合线组等,再往北就到了青年商店、沂蒙电影院、县医院(现兰山区第 一人民医院)、百货六店(现房产交易所),一直到四诊所(现兰山区 第二人民医院),就到了城市的最北面了。

相比来说,沂蒙路的西侧就要简单多了,当然最出名的建筑就是百货二店和东方红电影院,往北有副食品商店、几个理发店和与青年商店斜 对的第二青年商店,在砚池街和沂蒙路交汇处还有一个大约建于60年代的图书馆。 

百货二店,在并不久远的过去,就是全城最高档的一家商店,不仅 商品最全,档次也是最高,特别是一些大件东西,只有它那儿有卖的。 方圆百里的人们,只要进城,都会专门来这里逛逛,或者购买一些日常 用品,或者只为了看看那些花花绿绿的商品,长长见识。当时热闹的景象,还存留在跟它一同走过的老人心中。 

“那个时候,我们还很小,喜欢一家人去瞧瞧,看看到底卖些什么。”申乃顺如此回忆。而且他的第一辆自行车就是在百货二店买的。 那时自行车还叫“洋车”,是很紧俏的商品,牌子主要是大“国防”和 大“金鹿”,均需凭票购买。而车票由商业局统一管理,一个单位里最多发两张买车票。他最终托人弄了张买车票,就在百货二店——当时唯 一卖自行车的商店,买了一辆“大金鹿”,花了他152.4元。比许多人早 骑上自行车,成为他一段骄傲的回忆。 

在解放路南面的沂蒙路,过去很简单,在沂蒙路与解放路交汇处西 南角的老邮电局,在建成后,虽然仅为四层楼,但在当时却是临沂的至 高点,在“文化大革命”各派争斗中,谁先抢占了此处,就代表着谁取得了胜利,成为当时权利的象征。往南到桃花涧商店(现人民广场东南 角)——当时仅次于百货二店的一处商店,就到了城市的最南端了。在沂蒙路与解放路交汇处东南角是一个老新华书店,再往南有一个两层小楼,一楼是一个理发店和商店,二楼是工人浴池,这是城南一片人们洗澡的常去之处。 

城市生活的简单快乐

住在城里的人有城里人的快乐,有很多乡下所羡慕的东西,比如城市 里好玩的地方和好玩的事情相对来说就要多些。 

王老太想起她们上夜校的事情来。1974年前后,街道组织她们这些 不识字的老太太、小媳妇们聚在一起学习老三篇,还编一些歌谣舞蹈表 演,时不时就在小戏院里露一手,王老太还曾在这些比赛中获过奖呢。 现在王老太还能记得一首:“老妈妈今年五十多,稀里糊涂就把日子 过。不读书不学习,思想真落后,俺不知道学大寨是干什么的!” 

靠近护城河的他们对钓鱼也是情有独钟。而幸运的钓鱼人不仅能钓上 鱼来,还能钓到幸福的生活。贾济才先生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护 城河未修之前,一个姓杨的小孩,父母都已去世,跟着住在南马道巷的 一个婶婶生活。一日,他和一个伙伴在护城河钓鱼,竟然钓上来一串金 镏子,即十个金戒指。他分给伙伴四个,他拿了六个回家给婶婶看。婶 婶看后,立刻就拿着送到街道办事 处了。街道办事处又把另外四个也找了回来。他则因为这次积极的表现,不久就给解决了户口问题,还 给安排了工作,生活慢慢好起来。

当时还很小的贾济才最喜欢的是看电影,一个星期至少要看上三 场才算过瘾。东方红电影院、工人 俱乐部都是他常去之处。 

但看电影要买电影票,票价从5 分到1角、1角5分,虽不高,对喜欢 看电影的孩子来说,还是有点难度 的。于是他们就有了点子:拽着大 人的衣服,趁查票的人不注意溜进 去;趁人多,从人缝中钻过去;从地上捡那些已经撕过的但有一头还比较完整的票,捏住残缺的一头,给查票的检查,蒙混过关。当然最多的时候是需要花钱买票的,他们就捡 拾纸盒挣钱,攒时间长了电影票钱就有了。为了看电影,几乎每个孩子 都乐意这样做。 

由于电影院的繁荣热闹,还滋生了一种新职业——贩电影票,干这行的人每天早上很早就来电影院排队买电影票,特别是买一些好位置的 票。但他们却不进去看电影,单等电影院里的票售完,那些没买着票的 人眼看着自己想看的电影即将放映干着急时,他们就以高价卖出早就买 好的票,有点囤积居奇的意思。但所谓的高价,每张票也不过挣几分钱 罢了。所谓行行出状元,干这一行,也有比较出名的人物,“大个子” 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大个子” 其实并不高,只有一米三四左右,可见 这个响亮的外号只是人们善意的调侃而已。1984年后,由于电视的逐渐 普及,人们对电影不再像以前那么依赖,贩票的生意也不再像以前那么 好做了,“大个子”便转行贩古董,据说现在做得顺风顺水,不知想起 在东方红电影院贩票的生活,会不会感慨颇多?

“狗班长”与“小白喝”

在这一带的老居民的印象中,有两个非常有名的乞丐经常露宿在沂蒙 路附近,一个是“狗班长”, 一个是“小白喝”。 

“狗班长”的故事很有点传奇色彩。因为他有十几条狗,将近一个 班,而他俨然是这支浩浩荡荡的“狗大军”的头儿,所以得名“狗班 长”。不过这些狗不是他特意买来的,皆是被人抛弃、无家可归的落魄 狗。他和这些狗颇有些相依为命的感觉,要饭时,这些狗就都跟在他身 后。要来的饭,“狗班长”就和这些狗分着吃;就连睡觉狗班长也和这 些狗睡在一起。在他们栖息的沂蒙路附近的南马道巷南的肉店后面,经 常是“狗班长”睡在中间,周围围了一圈的狗。有时,“狗班长”就睡 在那些狗身上,也许正是这些狗给了他足够的温暖,凄冷的夜里他才不会感到寒冷吧。 

据说,“狗班长”以前还参过军,每年国家还给他发补贴,每到拥军时节,家乡都会有人来把他叫回去,给他发钱,发新衣,发粮食,但不 知怎的,之后他还是会来临沂要饭,每次来了之后,都将他的新衣送给比他还穷的要饭的。

但后来城市不准养狗,他的那些狗渐渐被打光了。也许是失去了狗的 “狗班长”心里十分失落,为了填补狗的空缺,“狗班长”又养了一只 鸡,他与这只鸡也是感情甚笃,他要饭时,这只鸡自觉地跟在他身后寸 步不离;睡觉时,“狗班长”就抱着这只鸡一起入睡。 

人们对“狗班长”多半是怜悯,对他也还友好,只要是他带着狗或鸡 来要饭,都会给他一些饭菜或小钱。 

但另一个要饭的“小白喝”却不像“狗班长”那样温和、“朴实厚 道”地要饭,外号中就含着几分“蛮横”,“行头”上更可以看出她不 好惹。她经常肩头扛着一把类似铡刀的铁刀上街乞讨,谁要不给,她就 会挥舞着大刀砍来,明抢!她还会一种耍赖的要饭方法,就是你不给也 没法了。比如,她见到一个卖馒头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一个来, 朝着馒头“呸、呸”两口唾沫下去,自然店主是无法再要回来了。

因为她的强横和那把铁刀,她被当做吓唬小孩的代名词,谁家孩子不 听话了,大人就会说:“再不听话,小白喝就来了。”立刻,正哭的小 孩子就不哭了,不听话的孩子也老实多了。但即使这样一个有点不讲理 的“小白喝”却也有她非常善良的一面,她也经常把要来的东西与更困难的乞丐共享。

其实,据见过“小白喝”的人讲,“小白喝”长得很标致,还曾经 是恶霸王洪九的小老婆,但王洪九并不是她安全的依靠,当王洪九成为 一页不光彩的历史时,她也就流离失所了。以后她又受了什么刺激,神志不正常,就成了这个样子。人们再谈起她时,早没了当年的厌恶和恐惧,更多的是一声叹息。 

往事已矣。经过了三次比较大的拓宽和延伸,沂蒙路终于成为今天这 样一条贯穿南北的城市交通干线。同时也成临沂市政治、经济、文化的 中心街道,街道两侧是重要的党政机关单位的驻地和商家密集之地,中 心地段的人民广场、东方红广场等也是市民重要的文化休闲场所,附近 的羲之故居、汉墓竹简博物馆更是承载了文化的深厚底蕴。

而沂蒙路的发展变迁,宛如一首悠长的歌谣,从过去的清幽寂寞唱到 今天的繁花似锦,这条路的成长过程清晰地印证着我市从贫穷落后走向文明富足的进程。 

时光的车轮永不停滞,伴随着“大临沂、新临沂”宏伟蓝图的逐步展 开,我们期待着沂蒙路给予我们更多的故事,更动听的歌谣!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3年第45期10版,作者:涂佃春)

上一篇:考棚街:短短的街道,长长的往事
下一篇:沂州路:用传说铺就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