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广州某某木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主页 > mg电子摆脱游戏 >

银雀山路:一路的法桐树影,一路的往事悠悠

日期:2019/03/28 10:30

银雀山海拔近88米,并无奇峰险壑足以夸耀,但自1972年以 来,先后在此出土了孙子兵法竹简等大批珍贵历史文物而名闻世界。曾 在1973年“文革”期间被命名为红星路的银雀山路,因正位于银雀山北麓,故在1978年的地名普查中,被重新命名为“银雀山路”。

曾经的城乡分界线 

并不久远的过去,上世纪80年代以前,这条路几乎就是临沂城的最南端,属于“城外”,往北看,是繁华的城市生活,往南看,则是大片的 庄稼地和数不清的沟沟坎坎。

两侧的房屋很少有超过3层的。记忆中,桃花涧商店有3层,电业局也有两三层的房子,算是这条路比较高的建筑了。在现在的广场附近,街 两旁还曾有许多简易房和出租房,一些裁缝店和其它小店就开在这里。 再往西,是一些居民住的平房。那时,临西一路以西都是泥巴路,一下 雨就泥泞得不能走人了。

渐渐地,随着临沂城区规模的扩大,银雀山路也热闹起来。

1983年建成的儿童乐园,位于银雀山路的最东端,这里曾是孩子们惟一的游乐场所。那时,带孩子来临沂的父母,一般都会带着孩子来这儿玩耍,在这里,人们(包括父母和孩子)认识了滑梯、秋千等玩乐工具。

而在此人们记忆深刻的就是现在变成人民广场的部队大院了,里面除了正常的训练以外,几乎每周都会放电影,周围的群众也是有机会进去看的,因此威严的部队大院在群众的眼中是十分亲切的。

同时在这条路上集中了临沂市许多具有代表性的建筑和单位:金雀山公园——临沂市最早的一家公园;临沂一中——沂蒙教育的缩影; 华东革命烈士陵园——沂蒙人民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纪录;桃源大世界——让临沂人购物赶上了时髦;临沂艺校——临沂市最早的一所艺术 院校……

更让人难以忘记的则是那已经矗立了30多年的法桐树,在我市的历次 城市规划中幸存下来,能够继续为市民提供一季难忘的清凉与惬意,也因此让银雀山路成为临沂人最喜欢的道路之一。

故事在生活里

讲古:那时的临沂,还算不上城市,城里的生活同乡下差别不大,街道也不宽,几乎都是土路。夏天的阳光将路面晒得又热又干,到处都是尘土。

而银雀山路两侧的居民闲来无事最喜欢的就是讲古、聊天。晚饭后, 他们吃完饭就去街上聊天,讲各种各样的故事和新闻:席方平从娘肚子里拱出来,乡里闹鬼,济南府有人杀了亲爹亲娘,无为教的领袖越狱逃跑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等等。聊天的人都遵循着旧例:不准悖文——反 驳别人。甲说看见过地那么大的一面鼓,乙就说有天那么大的牛,不然 到哪里找那么大的牛皮做鼓面呢?闷着可以,犯犟不行,这个铁的原则人人都遵守。谁要是故意给别人说拧了,小心别人收拾你。你不懂庞涓的故事,就说王祥卧鱼;你不懂孔子问官倾盖,就讲浮来山银杏、东夷 古城,万万不能反驳人家。大家和平共处,倒也和谐亲热。

洗澡:过去,一中附近有一家旅社,里面设有浴池,还分雅座和迟座。平常的普通百姓从来都是洗迟座的,因为迟座比雅座便宜五分钱。 迟座与雅座的区别就是,洗雅座的比洗迟座的多一块小肥皂。他们脱下的衣服,也会有人给挂到很高的天花板上。他们洗完澡,马上就有服务员送热毛巾给他们揩头擦脸,还送茶水,送剪子给他们剪趾甲。如果再多付一毛钱,就会有人给他们搓背。他们都有各自的小床,洗完了可以在那地方舒舒服服地睡上一小觉。洗迟座的呢,衣服则放在大统铺上,过道里冷风嗖嗖,身上湿漉漉的就得穿衣服走人。洗头只能用小苏打,没有肥皂,也没有任何别的服务。就在这小小的澡堂中,都有这样悬殊 的差距,让人心里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散步:银雀山路最东面就是沂河岸堤了,在夏日的黄昏,靠近河岸的 人家谁也不愿呆在家里,而喜欢来到河边休闲。经过河堤西边紧连着的大片花生地、荒草地和几块菜园,人们来到河堤上散步乘凉,或吹吹河风,或洗个澡,自由而欢畅,轻松而自在,怎不让人感觉心旷神怡!而 且穿过那葱绿的灌木丛,顺着那干净而潮湿的小路上一直走到河水中, 可以从河里捞一些黄色的蛤蜊与黑色的河蚌。所以在河滩上经常聚集了好多人,在那里,听到的是互相之间亲切的问候,是流水和岸边的细 语,是各种美妙的故事与传说。

百年一中

6-1

老五中,省立临沂中学时期校舍(1928-1934)

2003年10月,临沂一中迎来了它的百年华诞 。从1903年的“沂州中学堂”到现在的“临沂第一中学”,在不同时期虽几易其名,却始终一脉相承。

1903年,沂洲府就以本 府所辖七县共用的科举考棚 作为校址,成立了“沂洲中学堂 ”。这就是临沂地区最早的官立普通中学,辛亥革命后又改称“山东省立第十中学”和“山东省立五中学校”。1928年又改称“山东省立第五中学”,即老人口中的“老五中”,在当时被认为是鲁南的最高学府,而由徐眉生校长作词的“五中校歌”,如今听来仍是慷慨激昂:“黄海之滨,泰山之阳;泱泱沂水,文化滋长;巍巍五中,东南之光。为我青年,任重道远,民主 陶冶,科学训练,以爱以哉。我们是革命的前驱,我们是社会改造的中坚。干!干!干!冲破封建樊笼,站在时代之先!”

1934年山东省立第五中学又改称“山东省立临沂中学”,以后又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直到1953年,临沂一中将新校址选定在临沂城东南郊的一片荒地上,临沂一中慢慢有了现在的模样。

新世纪临沂一中的办公楼。

新世纪临沂一中的办公楼。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经历了百年的风雨,临沂一中可谓是桃李满天下。百年间,数以万计的毕业生走上社会,成为各条战线上的人才骨干。从一中走出来的学子们也未忘记他们的母校,在一中的学习生活已经成为他们心中最深刻的回忆,每谈起一中总是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毕业于临沂一中的王兆军介绍,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一中的南边和东边没有院墙,经过运输公司,进入一条斜巷,在一个骡马店附近,就是一中的西大门。在西门的两边,早些时候还是一片空地,后来盖了一些房 子,大约“文革”后期,时任副校长的王火就曾在那里住过。大门对面后 来建立了一个广播干扰台。大门的南边是一个木材加工厂,那里的电锯经 常发出刺耳的噪音。在操场的南边是一条土沟,一跳就能过去。土沟的两边长满洋槐树。跳过那条土沟,就是临沂玻璃厂。而学校的东边,也没有院墙,从那里过去是一片菜地,然后是金黄色的沙滩,在这些沙滩上每年都会被种上花生什么的。

在校园内,中间靠前的部分,是三排挂耳教室,在这个中心教学区域的前边,是一个小小的果园,再西边就是操场了。在后边上一条路,路北边是教师宿舍和财务室,还有一个卫生所。在他印象中,卫生所里有一位老先生,因为每次看病,他总是要不停地叮嘱学生多喝开水,因此被送一个“雅号”:开水先生。

那时学校的大喇叭在课余时间几乎老在播放歌曲,像《马儿啊,你慢 些走!》、《革命熔炉火最红》、《我的家乡沂蒙山》、《革命人永远 年轻》、《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是我的家》等。这些歌曲也不只是简单的 旋律、音乐,更教给了学生该如何做人,为什么活着,确定了人生的目标和准则,这些教育是潜移默化的,却又是根深蒂固的,在不经意间,已融入人们的灵魂中。

安息吧,人民英雄

住于银雀山路东端的华东革命烈士陵园,自建成后成为银雀山路上的一大景观。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亲批建造的全国三大革命烈士陵园之一,现在是国务院批准的首批全国重点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是民政部、团中央、文化部、教育部和解放军总政治部命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国内外都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让我们沿着英雄的足迹,去倾听英雄背后的故事。

陵园管理处宣传科的刘涛科长介绍说,临沂是沂蒙山区的政治宣传文化中心,早在建党初期,这里就有党的活动和党的组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这里是著名的革命根据地之一,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沂蒙人民做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沂蒙共有3万优秀儿女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的忠骨、美名就埋藏和隽刻在这里。为了永远缅怀、纪念他们,建起了这座烈士陵园。

华东烈士陵园建造时,具有很强的超前意识,它突破了传统墓的形式,讲究建筑的艺术性,采用中轴两侧对称式的建筑风格,最终建成了现在的一座公园式的烈士陵园。每个建筑都具有其独特的风格,像纪念 堂,采用的是中西结合的设计理念,中西不同的建筑风格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由于建筑风格的运用,使得它不像普通的墓地那么压抑,而像公园一样清幽雅致,甚至超过了一般公园的环境。怪不得在金雀山公园建成前,这儿就成了临沂市景色最好的“公园”,附近居民家里如果来了 亲戚朋友,也会领他们来这里参观参观。

自1981年就来烈士陵园管理处工作的刘涛,在这里一干就是20多年,从21岁的风华正茂到40多岁的不惑之龄,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奉 献给了烈士褒扬事业。虽然有人认为在现在的市场经济中,他们的工作已没有必要,但他感觉自己的工作很神圣,尽管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自己的每件工作都实实在在。比如现在正在进行的抗日纪念馆的前期准备工作,需要收集、整理和抢救一些重要的资料。烈士的无私奉献 精神不仅在战争时期需要宣传,在建设时期,同样也不可少,如现在大力弘扬的沂蒙精神其实与革命烈士的精神在精髓上是息息相通的。

曾经的银雀山已被城市的繁华掩盖,无法窥其庐山真面目了,有些东西却是时间也无法掩盖的,它们只会历久弥坚,越来越闪现出它的熠熠生辉——百年老校焕发着它厚重文化积淀带来的无限魅力;华东烈士陵 园注定会伫立成一座历史的丰碑;而银雀山路呢?当愈来愈多的霓虹渲染出太多的“现代”时,它就是一段珍贵的历史!多年以后,我们还可以到法桐的树荫下,去寻找回一点点珍贵的记忆……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3年第47期10版,作者:涂佃春)

上一篇:城隍庙街:百年老街,百年往事
下一篇:兰山路:沿着旧日足迹,一路辉煌走来